Irere

肉腾腾:

不想见人,推了几个饭局,我躲到这里。吃了几口闲茶又坐不住,逛到寺里的西北角,发现了正躲在亭子下面瞌睡的它。它晒得正暖,懒得动,我谄媚地一步步贴近了,它头抬也不抬。
雨欲来未来,风欲动又止,我俩对坐了一下午,直到太阳慢慢坠入云层,每一朵光斑不再游移,渐渐淡去,消失。它这才怅怅然站起来,头也不回地离我而去。

Footmark3000:

皮埃尔-奥古斯都-考特,春光 Pierre-Auguste Cot,Springtime。摄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。一幅被无数人复制的名作了。站在真迹面前,才知道画工是多么的严谨细致。在印象派主导的时期,还是有一批坚持用画工说话的艺术家。学院派就是其中的代表。包括了布格罗,还有和他是师徒关系的皮埃尔·奥古斯特·考特。

メイプル:

Zas的两周年舞会皮肤

勉勉强强赶上截稿日

大维:


【 夏夜追凉 】

 

 夜热依然午热同,开门小立月明中。

 竹深树密虫鸣处,时有微凉只是风。


 仲夏时分,又到萤火虫拍摄季…….

 

 图:大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