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rere

肉腾腾:

不想见人,推了几个饭局,我躲到这里。吃了几口闲茶又坐不住,逛到寺里的西北角,发现了正躲在亭子下面瞌睡的它。它晒得正暖,懒得动,我谄媚地一步步贴近了,它头抬也不抬。
雨欲来未来,风欲动又止,我俩对坐了一下午,直到太阳慢慢坠入云层,每一朵光斑不再游移,渐渐淡去,消失。它这才怅怅然站起来,头也不回地离我而去。

一棵樹一個人:

日光倾泻,穿过山野,穿透树枝,抵达你的发梢。

龙坞 | contax t2 & agfa